链轮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链轮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溺死在温泉里的女人-【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2:59:45 阅读: 来源:链轮厂家

周五吃过晚饭后,毛森网上浏览,选中了带温泉的小旅馆,看图片介绍,小旅馆坐落山脚,四周围树林环绕,环境安静,空气清新,温泉就在客房的独立的小院子里,露天的,只要是不降落雨雪的天气,都可以泡在里面,点了预约,要带小鹃去。

周六的下午,各自带上一套换洗的衣服,毛森驾车,载着小鹃前往预约的带温泉的小旅馆,根据车上安装的卫星导航,毛森在驾车行驶了两个小时后,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小旅馆如图片中展示的一样,毛森喜欢,小鹃却不喜欢,表现在了脸上,毛森当做没看见,小鹃也没有发作,挎着包从车上下来,进了小旅馆的门,旅馆老板年轻,看见漂亮的小鹃,先是面露一丝吃惊,随后就职业的笑容掩盖过去,打开了话匣子,向小鹃做小旅馆的历史介绍。

小旅馆原来是旅馆老板家的祖屋,没想到一次地震的波及,让他发现了祖屋的地下有一眼温泉,有了这个好条件,他辞掉了在城里的打工,返回了老家,通过向银行抵押借贷,将祖屋改建一新,做带温泉的小旅馆。

拿到房间的门钥匙,毛森先进了房间,小鹃站在门口,没进来,毛森看向她,看见她的视线落在房内的一面贴着墙放的梳妆台,有镜子,镶着金属花纹的镜框。

“怎么了?”小鹃摇了摇头:“没什么。”走进了房间,反手关上了门。

小旅馆供应简单的一日三餐,包含在住宿费中,来这里的客人们不是冲着美食和酒精而来的,而是冲着泡温泉和远离城市喧嚣而来的,在热水中泡着,呼吸着清新的空气,松弛紧绷的神经,三餐可以到厅堂里吃,也可以让客房服务送到房间来。

小鹃动筷子吃了两口送到房间来的晚饭,就放下筷子,打开通向独立小院的玻璃门,脱掉了衣服,泡进了温泉池中,来收拾餐盘食盒的是旅馆老板,在用手机上网的毛森无意间抬起了头,看见正在收拾餐盘食盒的旅馆老板,不时的看向敞开的通向院子的玻璃门。

玻璃门透明的,能清楚的看见外面的小院子里,小鹃泡在温泉里泡到热了,从水里出来,坐在了温泉池边,头发盘起,露出无遮蔽的背部,毛森咳嗽了一声,旅馆老板被毛森的咳嗽声警醒,意识到了自己露骨的失态,端起餐盘食盒匆匆退出了房间。

毛森在睡梦中被尿急憋醒了,天还没有亮,有月光照进来,借着月光,他没有打开床头灯光,下床踩着拖鞋去了厕所,从厕所里出来,再躺回到床上,感觉不对,伸手摸了一下旁边,被子还在,但躺在里面的小鹃不在了,被窝还是暖的,刚离开不久,他看向通向小院子的玻璃门,关着的,院子里的温泉池上也没有小鹃的身影,为了确定,他上前摸了一下玻璃门,没上锁,是虚掩着的,打开来,探头看向温泉池中,冒着热气的水面漂浮着人,面朝下,背朝上,长发,是女人。

第一时间就想到了是小鹃,他大叫着小鹃的名字,跳入了温泉池中,抱起女人,抱离了水面,翻过来,面朝上,拨开了湿漉漉紧贴在脸上的长头发,看见了面部的五官,与小鹃有几分相象,但不是小鹃,把她抱出了温泉池,用知道的急救知识对她进行心肺复苏,挤压着胸腔。

房间里的灯光亮了,毛森停了动作,抬头看见亮着光的床头灯,小鹃坐在床上,看着院子里的毛森,跪在温泉池边,双手按在一条白色的大浴巾上,做着有节奏的压迫胸腔的动作。

敲门声响了,是旅馆的老板,听见毛森的大声喊叫,他来查看一下出了什么状况,看见开门的是小鹃,他的眼睛生了根一样,盯着小鹃的脸看,直到毛森回到房间里说:“没事,我是做了场噩梦,被吓的喊叫出了声。”旅馆的老板这才将视线从小鹃的脸上移开,移到了毛森的裤子上,两条裤腿全部湿了。

关上房门,小鹃什么话也没有说,躺回了床上,闭上眼睛继续睡觉,毛森也换了身干燥的衣服,被刚才的诡异经历惊的清醒了,完全没有睡意,坐在床上,背靠着枕头,手机上网消磨时间,不知道什么时候靠坐在床上就睡着了,猛的一哆嗦,不知道是被冻醒了还是被吓醒了,睁开眼睛,玻璃门窗照进房间里的月光已经被灰蒙蒙的晨光替换。

小鹃不在身边躺着,被子掀开着,毛森看向房间的一面墙,小鹃坐在贴着墙壁放着的梳妆台前,照着镜子抬手在脸上抹着化妆品。

毛森进厕所刷牙洗脸,等会吃过早饭后,他就要退了房间,驾车载着小鹃返回城里,从厕所出来,他泡进温泉里等着时间一分钟一分钟的过去,等到了小旅馆供应早饭的时间点到了,他从温泉里出来,看见小鹃仍坐在梳妆台前,照着镜子在脸上抹着化妆品。

“小鹃,早饭不在客房里吃了,收拾好行李,带着,去餐厅吃过早餐就直接退房间走人了。”

小鹃还是不理他,依旧对着镜子在脸上抹着化妆品,毛森已经收拾好了自己的行李,见小鹃没动,就站到她身后,看她对着镜子在脸上抹了至少一个小时的化妆品了,毛森想看看镜子中映出来的小鹃的脸是不是被化妆品修饰的更加艳丽了。

毛森大叫了一声,镜子中映着一张苍白的脸,不是小鹃,是夜里从温泉池里抱出来的女人。

他连着倒退数步,直退出了敞开着的通向小院子的玻璃门,已经受到了巨大的惊吓,仍没有停止倒退,收不住的脚后跟被突出的温泉池边缘畔倒,人就朝后面仰着倒了下去,扑通一声,溅起了一大片的水花,热水灌进了他的鼻子和口中,挣扎着从温泉池里爬了起来,爬出温泉池,跪趴在地上剧烈的咳嗽着。

哗啦,身后的温泉池中传来水声,他猛的回头,睁着充血的眼睛,盯着从温泉池中站起身的小鹃。

在餐厅里吃过早饭后,小鹃不愿意乘坐毛森驾驶的车返回城里,用手机上网叫了一辆出租车,坐在餐桌边,喝着旅馆老板为她冲泡的咖啡,一边等着出租车赶来。

毛森独自驾车返回城里,临行前,他问站在车边向他道别的旅馆老板:“我住的那间房,是不是最近死过人?而且,还是个与我太太有几分象的女人?”

旅馆老板的脸上露出吃惊,看四周围没别人,说:“是上个月发生的一起意外,入住的一位与你太太有点象的女客人边泡温泉边喝酒,结果喝多了,溺死在了温泉里面。”

化神

侠义2无限内购版

一品堂彩票软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