链轮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链轮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袁泉戏份不重要和喜欢的导演合作更重要《资讯》

发布时间:2020-08-31 18:41:51 阅读: 来源:链轮厂家

对于演绎简·爱这个角色,袁泉觉得自己还没有做到完美

袁泉很瘦,但并不纤弱,莫名的有股力量引而不发。似乎只有在舞台上,那力量才会奔涌而出,释放令人惊叹的生命力。去年,《简·爱》为袁泉带来了一座戏剧梅花奖,而本周日,这部戏将迎接第一百场演出。这两周的每一个晚上,她都在国家大剧院演出《简·爱》,每晚几乎都要在台上站足165分钟。采访当天,结束照片拍摄的她踩着足足十厘米的高跟鞋回到化妆间,椅子下有一双等候多时的帆布鞋。她坐下,弯腰把鞋换上,“这下舒服了”。

之后,她和我们谈起了更多回归影视剧的感想,谈起了当年弃京剧学表演的心路……这些对话提醒着我们,“戏痴”袁泉虽然前些年把工作的重心放在了戏剧舞台上,但她还是一个有自我想法的电影演员、一个有唱功、有风格的歌手。最后,她提到自己的变化,她说十几年来,她没有变,只是没有以前那么较劲,学会放松,并尝试更多可能。如此说来,未来喜爱她的观众,应该不仅能够看到话剧舞台上的袁泉,还能看到更多影视剧中的袁泉,以及听到音乐中的袁泉。

【记者侧写】

她有如今稀缺的认真劲儿

刘海齐眉的袁泉坐在我面前,神情专注,些许放松,咀嚼着我抛出的每一道题,消化、思考、作答。问她,最近怎么老在大片里头“打酱油”?她开始滔滔不绝起来:陈木胜的《天若有情》,许鞍华的《女人四十》,宁浩的《疯狂的石头》,韩寒?“他审美特别好”。总而言之,都是打心底钦慕的导演。末了,才仔仔细细补上一句,“虽然都是小角色,但我每次都很投入、很认真”。大多数时候,她虽不算健谈,但始终温文尔雅,偶尔令人感觉有一道看不见的防线。但那认真劲儿,在这个“认真你就输了”的时代,多少有点不合时宜。

从出道至今,袁泉从未经历兵荒马乱的跑组,也从没有因为生活费而发愁。演戏、成名、获奖,对袁泉而言,这一切都来得太容易。2000年,她毕业进入中央实验话剧院,不久就在话剧《我听见了爱》里演出。她以“幸福”“踏实”形容那段时光,可以在一个地方,专注地做一件事,“从此认定剧院就是我的家了”。在话剧舞台上,她先后主演了孟京辉的《琥珀》《活着》,田沁鑫的《狂飙》《青蛇》,赖声川的《暗恋桃花源》,王晓鹰的《简·爱》等剧。而去年,她跟随《活着》和《青蛇》在全国巡演一百多场,过起“戏剧大篷车”的生活。

少女时期,袁泉与《简·爱》在书中初见。直至步入婚姻殿堂,她们才在舞台首度重逢。期间因怀孕生子,袁泉暂别工作两年,也因而错过了两轮演出。待2011年复出,她依然选择以话剧《简·爱》与观众重逢。正因太爱,心中才有所亏欠,“我觉得我并没有把她完全表达出来,我既享受又亏欠”。她羡慕简·爱的笃定,坦承自己的脆弱,“有时,我是借着角色的能量来帮助我,帮助观众,怎样更好地度过我们自己的脆弱人生”。

入行至今十多年,袁泉身上找不见那种游刃有余的娴熟,不经意间还流露出一小股笨拙劲儿。她直言自己就是个“笨演员”,“用力比较拙,进去相对慢,出来也难”。但成长也是显而易见的,在当年张元为她拍摄的MV《我想》中,那个唱着“我想紧张,我想发狂”的青涩女孩一去不复返。“我没有变,只是没以前那么较劲儿了。现在我会让自己放轻松,尝试更多可能”。

重温启程

戏校快毕业时发现优势是表演

“常莉老师给我父母写了封长信,她说如果进中戏,有京剧底子在,你可以演话剧、音乐剧,也可以去拍影视剧,让我将来的路更宽。收到信很快就确定去中戏了。”

新京报:你11岁时去了中国戏曲学院附中,怎么想到学京剧的?

袁泉:那时候对京剧没概念,就对《红灯记》有概念。我父母、姥爷都喜欢京剧,小时候也听他们唱过,电视上放也看几眼。去之前我父母问我,真的想去吗?我当时在洗脸,我说,去啊。完全是小孩儿贪玩的感觉,到真正收拾行李准备走的时候,那种不安全感才开始,真是要离开家了。

新京报:学了七年京剧,后来为何又放弃了,转而学表演呢?

袁泉:我在班里是综合素质比较强的学生,声音、形体、表演,我都占一点,但都不是最好的。我一直自以为优越,但临毕业如果分到剧院,选派别,都不占优势,我当时学了一些梅派青衣的戏,《霸王别姬》《贵妃醉酒》这些也都是综合的戏。戏校第四年,我开始觉得自己的优势在于表演,并不只是把老师教的动作做一遍,而是真的在体会角色的心理。后来看了徐帆姐姐在人艺演《阮玲玉》,看了中戏李亚鹏他们班的毕业大戏《第十二夜》,开始关注这方面,觉得我可以去考中戏。

新京报:整个过程都是自己拿的主意,也没有人给你点拨和建议吗?

袁泉:是自己。当时毕业我回到湖北省京剧院了,每天也是练功,跟在学校一样。回到武汉,完全是陌生的城市,不是我的家乡沙市,也不是我生活七年的北京。回武汉在团里待了两个月,1995年冬天,我自己买了张票就回北京了。当时也没有任何想法,就想回来,在同学家住着。待了一个月,我就打算回湖北补文化课,过了春节就回北京考学了。考完中戏,我觉得考得不好,就又考了电影学院,后来都接到了通知书。常莉老师给我父母写了封长信,她说如果进中戏,有京剧底子在,你可以演话剧、音乐剧,也可以去拍影视剧,让我将来的路更宽。收到信很快就确定去中戏了。

金属托槽矫正有哪些优缺点

硅胶隆鼻可以保持多久

做全切双眼皮应该注意什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