链轮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链轮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巨亏的电厂要哭涨电价

发布时间:2020-07-13 15:19:16 阅读: 来源:链轮厂家

电器的破袍子下面是不是一袭锦衣华服?

小雪节气刚过,国人见识了初冬的寒冷。冬季供暖毫无悬念地再次推涨已然“身居高位”的煤价,亏损的电企们再也坐不住了。近日,山西多家电厂负责人集体赴京,代表山西部分电厂向国家相关部门提出了调高电价的建议。

山西作为产煤大省,尚且如此,其他省份的煤电问题又将如何?这次“上京哭穷”可以说是地方火电企业面对煤电矛盾的一次激烈表态,未来还会有多少企业加入这个“哭穷”行列?电价上涨似乎是他们志在必得的目标,然而涨价就能解决当前问题吗?

今冬缺电或成定局

又到年末,五大电力集团火电业务集体亏损声再次响起。据报道,电力企业近来频频上书国家发改委,请求上调电价以缓解火电巨亏的现状,但对于是否上调电价发改委仍有分歧,调价方案难以确定。在火电亏损、水电缺乏的形势下,今冬缺电或已成定局。

此前就已经传出今冬明春缺电的消息,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此前就预测今冬明春全国最大电力缺口在4000万千瓦左右,眼下的情况更是几乎确定了今年冬天缺电的现实。

据报道,今年水电的形势依然严峻。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日前发布《2011年1-10月份电力工业运行情况简要分析》指出,枯水期提前到来,各大主要流域龙头水库蓄能值大幅降低。

《分析》称,1-10月份,全国规模以上水电厂发电量5175亿千瓦时,同比下降2.2%,是2005年以来首次出现同比负增长的情况;水电发电量占全国规模以上电厂发电量的13.6%,比上年同期降低2.9个百分点。与此同时,煤炭吃紧,价格也在不断上涨,导致火电企业的日子更加难过。不少电企都面临着亏损扩大、煤价上涨的困局,发电的积极性也不断降低。

在这样的背景下,火电企业的亏损似乎已经变成全行业的问题。据Wind资讯统计,截至10月30日,前三季度上市公司亏损最为严重的两个板块是航运与火电行业。还有业内人士介绍,“火电企业亏损面超过50%,资不抵债的企业在20%,60万千瓦以上机组的火电厂由于煤耗低以及离港口近,具有成本优势,而其他火电厂基本都亏损。 ”

此外,从电力企业三季报可以看出,大唐、国电、华能、华电和中电投等五大电力集团1-9月份亏损已经超过700亿元,超过去年同期水平。据业内人士估算,五大发电集团火电业务全年亏损均在70亿元左右,火电业务总亏损额或达350亿元。(辽宁日报,记者 肖伟)

煤电博弈升级:山西多家电厂“上京哭穷”

作为年产超8亿吨的煤炭大省,山西却是全国发电企业亏损最严重的省份,其中南部地区更是“重灾区”。山西省中南部13家电厂上报山西省电力行业协会的文件提到,13家火电企业今年1至10月累计亏损32.89亿元,平均资产负债率已达111%,资不抵债企业数量上升至10家。电厂无钱买煤,无钱存煤,平均存煤量仅够一周左右,一些电厂因缺煤停机现象严重。

在火电企业巨亏背后的则是煤电价格严重倒挂。在火电发电成本中,煤炭占到总成本70%左右。自2008年以来,煤价持续上涨,今年进入10月以来更是一直高位运行。以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为例,截至11月23日,5500大卡动力煤价格平均综合价格报收850元/吨,累计上涨25元/吨,而此前五周环渤海动力煤价格都在这一高价位之上运行。

火电企业到厂标煤价格也是随之一路水涨船高。据介绍,从2008年至2011年10月,山西火电企业的到厂标煤单价从340多元/吨涨到800多元/吨,涨了130%以上。然而,电价涨幅却不大,上网电价仅上涨了37.5%。

“2007年以前,我们电厂一直处于赢利,2008年9月开始亏损,至今累计亏损达11亿多元,由于煤价上涨,每发一度电要亏损0 .085元,导致越发越亏。”13家电厂中的一家向记者介绍说。

值得注意的是,守着丰富的煤炭资源,山西火电企业却买不到煤。据报道,山西部分火电企业的电煤合同履行率低至10%,他们不得不去内蒙古和陕西等地买煤。

“山西因为是产煤省,所以其电厂基本上很少占据国家重点合同煤名额,一般都是市场购煤,煤是市场的,但上网电价还是计划的,定价一直偏低,电厂购煤时出的价格也低,煤炭企业当然不干,更愿意卖给购煤价格高的外省以赚大钱。”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统计部主任薛静告诉记者。

据了解,山东、河南、湖北的电价分别为4.219、4.112、4.45角/度,而山西上网电价为3.562角/度,每度电比上述省份要低5到8分钱。这意味着这些省份比山西发电企业能够多承受125到200元/吨的煤炭价格。

临近年底,由于燃料欠款、工程欠款、职工欠薪以及银行到期还贷压力各个方面的矛盾愈发突出,一些企业不得不过起了“逃债”和“躲债”的日子。在局势继续恶化之下,山西多家电厂进京,希望上调电价以解当前困境。

而作为这次煤电博弈的另一方,煤炭企业也是大喊冤枉。中国煤炭工业协会政策研究部张勇表示,煤炭企业在全力供煤,而且作为市场的一部分,煤炭企业具有选择权。“煤炭企业凭什么要低于市场价格供煤?”张勇反问记者。在他看来,还是体制的问题。

山西13家电厂只是当前国内煤电矛盾的一个缩影。据薛静介绍,分布在中部、东北和西部地区等上网电价较低地方的火电企业,由于无法承受煤价上涨的成本压力,绝大部分已经陷入巨额亏损的境地。

随着煤电博弈升级,电价上调预期也进一步增强。虽然此前发改委否认将全面上调电价,但其价格司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会对部分价格矛盾择机予以梳理,其中包括供暖、天然气以及电力价格。

某知情人士也表示,现在煤电矛盾越来越严重,引起了国家相关部门的重视,电厂这次赴京后,电价有可能于年内上调。

在煤价高企、电企巨亏的形势下,明年1月1日起实施的《火电厂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也增加了上调电价的紧迫性。据中电联初步测算,环保标准的提高将每年增加火电厂900亿至1100亿元的运行费用。在脱硝电价尚未出台的情况下,电力企业很难在已经严重亏损的情况下承担如此之大的运行成本。

“上网电价肯定得上调,此前局域调整效果不理想,这次要全网调整而不是分区域。不过这次调整的话,幅度应该也不大,估计在两分钱左右。”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表示。他同时指出,上调电价只是权宜之策,最关键的还是重启煤电联动机制。(经济参考报,实习记者 王璐,记者 吕晓宇)

苏州工作服订制

甘肃制作工服

晋城订制工作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