链轮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链轮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农民玩摄影充实又快乐银背藤

发布时间:2020-10-19 03:51:34 阅读: 来源:链轮厂家

农民玩摄影充实又快乐

不久前,贵州黔西县山沟沟里的26位农民在省城贵阳办了一场摄影展。您没听错,就是26个地地道道的农民。这次摄影展所在的贵阳市青少年活动中心将为他们保留展厅,有了新作品,可以随时去更换照片。

看看展出的50余幅照片:拄着锄头望天小憩的一对老人、手把手教孩子插秧的母亲、扛着一大捆红高粱的大叔……拍摄者是农民,拍摄内容也全是农村生产生活的场景。

别看这些照片艺术水平不算高,却朴实动人。“它展现了老百姓一手拿镰刀,一手握相机的生活场面,表达了农民朋友的审美情趣,反映了农民生活富足后的精神追求。”贵州省青年摄影家协会执行主席彭浩说。

说起贵州农村,有人就开始皱眉头:印象里穷得不能再穷的地方,村民怎么有闲情逸致搞摄影?再说了,拍摄器材哪怕是入门级单反,也要好几千元,赶得上他们一年种地的收入了吧?

还别说,这26位农民所在的黔西县洪水镇解放村,在七八年前还真是浸在苦水里。大山阻隔了交通,到县城7公里的直线距离足足要绕30多公里路,2006年人均纯收入只有1800多元,只够填饱肚子。

不过,闭塞也让解放村保留下了原汁原味的田园风光,随着道路的修通,越来越多的人到村里观光小住,村里搞起了红米产业,日子过得一天比一天好,去年人均收入猛蹿到了8080元。

有钱了,该怎么花?“腰包鼓了不算富,头脑充实才算富。”村支部副书记史开心是个摄影迷,2009年,为给村里增加点文化气息,他挑选10多幅得意之作,摆在村里展出。

“没想到我们解放村也这么漂亮啊,就像风景画一样。”照片让不少乡亲对摄影有了兴趣。就这样,2011年初,史开心等几个人组织成立了柳岸水乡农民摄影协会,并在2013年正式挂牌,成为全国第一个村级农民摄影协会。农事之余,这些庄稼汉用相机记录家乡山水、花鸟草虫,用镜头展示自己的幸福和欢乐。

“加入协会很简单,只要是农民,只要喜欢摄影就可以。”史开心说,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加入摄影队伍,协会对摄影器材没有太多要求,很多人的“武器”就是一部手机。如今,农民摄影协会的会员已从最初的两三个人发展到了26人。

其实,村里有些人是误打误撞地爱上摄影、进了协会的。

48岁的苏天娥,每天除了上山干农活,还要照顾家里的老父老母,看到丈夫安兴民加入农民摄影协会,每天捣鼓摄影的事,气就不打一处来。心想,你能拍照我也能拍照。苏天娥用私房钱买了一台2000多元的相机,没想到,这一拍就上了瘾。每天上山干农活,苏天娥就用塑料袋把相机包好带上,看着哪里好耍就拍哪里。

协会里的绝大多数人,跟苏天娥一样,过去从没摸过相机,有的连字都不认识几个。史开心和会长陈福军就从头教起,首先是端相机,“几千块钱的东西心疼得跟宝贝一样,可千万不能摔了。”史开心说:“拍照的时候先用全自动模式,不求像素,只求能拍出特色。”

史开心和陈福军一开始也不是行家里手,两个人没事就上网钻研摄影知识,怎么调光圈、快门,怎么利用侧逆光,消化了再传给会员。农民摄影协会慢慢小有名气,引起不少专业摄影协会的关注,他们会不定期派老师来给农民授课。现在,大伙对拍摄技术慢慢有了感觉,基本都学会了调整快门、光圈这些“高级选项”。

有名气了,一些公司也找上门来请他们做商业拍摄,不过都被拒绝了。“我们拍照片纯粹是自娱自乐,也怕自己技术不过关,给人家搞砸了。”协会副会长代远富笑着说。

代远富说得谦虚了,如今,摄影协会每年除了在村里至少举办两次摄影展外,都要策划一次公益活动。“前年给全镇90岁以上的老人拍个人照,去年给独生子女户拍亲子照,今年给90岁以上的老人拍全家福,每次活动费用大概8000块钱,都是我们自己筹措。”陈福军说。

摄影师们印象最深的是94岁的杨树宣,老人之前只拍过一次照,还是20多年前到派出所办户口的时候。给老人送去装裱好的全家福,老人眼里噙着眼泪说不出话来,走的时候颤巍巍送了他们一公里多路。

说起未来,史开心有想法,“找地方做个固定展厅,不用像现在露天摆在村委会前的广场上。已经联系了一户外出打工的,把他家的空房子利用起来。”史开心还有更长远的想法,“5年后把拍摄的照片汇集成一本摄影集,让更多人了解西部的农村、农民。”

治早泄医院有哪些

治脱发医院地址

南京看焦虑症医院网上预约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