链轮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链轮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斯皮尔伯格曾被恩师怒斥他以为他是谁但却意味着走向成熟踢窝客

发布时间:2020-10-18 17:23:12 阅读: 来源:链轮厂家

如果论学历,斯皮尔伯格可能连拍电影的资格都没有。

他一直到五十五岁的时候,才获得大学毕业证书。当年,他高中毕业,因为成绩差,名牌大学的电影系都不肯录取他,1967年,他考入加利福尼亚州立大学长滩分校的英语系,可以看出,他根本没有接受过系统的电影导演训练。

在临近毕业的时候,由于好莱坞在他的面前摆了一个可以让他立刻拍片的机会,他立马放弃了学业,转身投入到片场作业中去,直到过了33年,在他功成名就之后,他才重新回到当年的学校,完成了自己的毕业学业。

电影是一种影像艺术,它是一种实践性相当强大的课业,因此,片场上出导演,可以说是拍电影的一个最合理最科学的途径。

斯皮尔伯格并非无师自通,他的电影老师有两位,一位是库布里克,最近斯皮尔伯格执导的新片《头号玩家》中就借用了库布里克《闪灵》的片段,由此可以看出斯皮尔伯格的师承。

斯皮尔伯格另一位老师,就是大卫·里恩。

大卫·里恩是一名英国导演,已于1991年去世,他拍片生涯四十多年,只拍了16部影片,但却7次获得奥斯卡奖提名,并两次获奖。

他的代表作有《桂河大桥》《阿拉伯的劳伦斯》《日瓦戈医生》,其实我们看看他的电影风格,再回望一下斯皮尔伯格的电影气质,会发现非常相似,最明显的一点,就是两位导演在画面的营造上,都追求一种饱满感,镜头里的场面,很充实,很博大,好像镜头只是取景了现实场景中的一角,镜头之外还有一个天地,这样看起来电影的场面内容非常丰富,能够时刻吸引观众的注意。

当斯皮尔伯格不知道怎么拍电影的时候,大卫·里恩无疑给他提供了非常完美无缺且可效仿的范本。当年斯皮尔伯格执导《辛德勒的名单》时,很为辛德勒如何受德军大屠杀刺激、转而拯救犹太人的思想转变大伤脑筋,而大卫·里恩在《日瓦戈医生》中表现沙皇屠杀民众的场景,给了他直接的启发,《辛德勒的名单》中那个红衣小女孩穿行在大屠杀的街头的经典场景,可以很明显地看到他受到了《日瓦戈医生》的影响。

《日瓦戈医生》剧照

《辛德勒的名单》剧照

80年代中期,一直没有拍片长达14年的大卫·里恩,准备重新出山,拍摄影片,当时《太阳帝国》也成了他选择对象。对处理二战题材中的东方战场题材时,大卫·里恩有《桂河大桥》的经验,无疑他是一个非常合适的人选。

斯皮尔伯格对大卫·里恩几乎视同恩师,他很爽快地同意了担任大卫·里恩导演的电影的制片人。

《桂河大桥》剧照

大卫·里恩为《太阳帝国》准备了一年时间,但是他介入得越充分,越感到这部电影的基础有一个先天不足,这就是缺乏一个完整的故事情节,整个电影剧本就像一本流水账的日记,大卫·里恩感到实在难以把握好电影里的戏剧元素,所以,他最后选择了放弃。

其实,后来斯皮尔伯格在接手这个电影的导筒、并完成电影之后,我们会发现,《太阳帝国》确实是缺少一个主体故事情节,它仅仅是一个孩子眼中看到的二战的局部片断,整个电影非常松散,而且前后两部分毫无关联。但是,我们看到,斯皮尔伯格还是采取了局部制造悬念的手法,来让这部本来波澜不惊的电影,不断地产生局部的微澜,应该说,斯皮尔伯格的导演功力,拯救了这部本来松散而缺乏戏剧冲突的电影。

比如,开始逃难的一场戏里,基本没有什么戏剧冲突,但斯皮尔伯格通过一个浩大的场面,制造了一场在他日后电影中也极其罕见的人海战术大场景。

后来在苏州集中营里,斯皮尔伯格也不断地制造小的戏剧冲突,比如小男孩跑出了栅栏,日本兵发现之后出来追寻,电影用一组镜头,表现了让人喘不过气来的极度紧张,但最后并没有产生什么大的冲突结果,斯皮尔伯格在这里仅仅是制造了一场莫须有的戏剧紧张,让本来松松垮垮的电影能够上紧发条,刺激观众的注意力。

还有最后一场美国飞机轰炸集中营的场面,在原来的设想中并没有这个内容,完全是斯皮尔伯格突发奇想,在拍摄现场,灵机一动,才临时加上了这么一段足以在影片里担负起压轴使命的战争场面。

相对而言,大卫·里恩更多地看到的是这个剧本里的情节缺乏,当时他已接近七十岁,挑战艺术想象力的能力也明显弱化,而这个电影的导演重担最终花落年富力强的斯皮尔伯格身上,显然是一个非常合适的选择。

然而,显然大卫·里恩感受到了学生超过老师的威胁,因为显而易见的一个现实是,斯皮尔伯格正趋于成熟,如日中天,做到了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而这种后生可畏的咄咄逼人,也破坏了之前斯皮尔伯格与大卫·里恩之间的良好合作关系。

大卫·里恩在去世前一直筹备《诺斯特罗莫》一片,斯皮尔伯格担任了这部影片的制片人。也许斯皮尔伯格太想帮助老师了,或许他更想在老师面前显摆自己的能力,某一天,他把一份详细的笔记交给了里恩,建议他对剧本做一些改动。里恩很为恼火,质问道:“他以为他是谁?”

其实,斯皮尔伯格此刻的资历,在老师面前,还没有叫出“他以为他是斯皮尔伯格”这一个响亮的回答,但是斯皮尔伯格还是识趣地辞去了这部电影的制片一职。

从中可以看出,两个强强联手的导演之间,的确是难以产生互补效应的,他们的合作迟早有一天要破裂。

而斯皮尔伯格继承自大卫·里恩导演风格并且变本加厉的功底,已使他能够超越大卫·里恩,迈入了一个新台阶。而这时候,老导演已经难以忍受斯皮尔伯格“鸡蛋教训老母鸡”的处事态度了,大光其火中还是包含着一种晚境落寞、创作思维迟滞的自知之明。斯皮尔伯格适时地选择了退避,是他清醒地认识到,在老师面前过多地指手划脚,是不会讨老人家喜欢的,而他在拥有了更多的成熟的想法之后,已经足够支撑他脱离母体,走上一条让自我追求飞一会儿、飞得更远的道路了。

斯皮尔伯格的成长之路上,我们可以看到,他直接从大卫·里恩的影片中撷取了基本的运镜方式与镜头语言,融会贯通,形成了斯皮尔伯格式的电影冲击力。这一点,可以让我们中国导演受到一点启迪。斯皮尔伯格有他的师承,也有他的学习模板,我们中国导演,也应该从斯皮尔伯格的电影里学习他的宏大、饱满、有力的叙事风格,而实际上,我们恰恰看到中国导演普遍在处理镜头上呈现出软弱无力,苍白呆板,既然斯皮尔伯格曾经像一个小学生一样,不断吸取优秀电影的营养,那么,中国导演也应该大胆地喊出向斯皮尔伯格学习的口号,把他的师承过来的电影手法,用到自己的电影中来。而我们看到,当有人问张艺谋最喜欢哪一个导演时,张艺谋说他最喜欢斯皮尔伯格,而不是像一般导演那样声称膜拜的是某一个艺术电影的导演。张艺谋电影其实是与斯皮尔伯格完全不同的风格,斯皮尔伯格影片中的炽热与人性,可能恰恰是张艺谋电影所不具备的。但张艺谋愿意认领斯皮尔伯格是他的崇拜偶像,正可以看出,对于中国电影来说,我们太需要静下心来,向斯皮尔伯格好好地学习了。

稻草打捆机

蓓趣纸尿裤厂家

工业气瓶运输车

矮化樱桃苗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