链轮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链轮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摩托医生贺星龙

发布时间:2020-07-13 16:44:36 阅读: 来源:链轮厂家

“摩托医生”贺星龙

米厚民 崔如意 李明珠

贺星龙,36岁,一名普通的乡村医生。15年来,他行医于山西大宁、永和和陕西延长三县,骑坏了6辆摩托车;15年来,他不分白天黑夜,只一个电话,随叫随到,服务方圆28个村的农民;15年来,他出诊上万次,免收出诊费35万余元,背负2万多元债务……

“疯子”贺星龙

距大宁县徐家垛乡乐堂村还有5公里远,在云居村口,记者碰上了75岁的冯三乐老人,向他打听村医贺星龙,老人家说:知道!乐堂村的,赤脚医生,不管白天黑夜,随叫随到。

听到摩托声响,是贺星龙出诊回来了。蓝色的帽子盖住了他的耳朵,皮夹克已磨得发白,护膝上沾满泥土,鼓鼓囊囊的行医包背在肩上,后座上是一个氧气袋,他刚给徐家垛村一位老人看完感冒。这样的出诊对贺星龙来说,已经不计其数了。

2013年腊月十二,下着鹅毛大雪,索堤村贺润平的孙子发高烧,引发抽风。贺星龙接到电话后背上行医包,骑着摩托车,往贺润平家赶去。

雪越下越大,弯弯曲曲的山路上,盖上一层厚厚的积雪,几乎分不清道路和沟渠,行至一处陡坡时,摩托车打滑,贺星龙只好推车上坡。坡陡雪滑,刚走几步,贺星龙和摩托车一起倒地,他站起来,再次扶起摩托车,又倒了。如此,反反复复,终于挨到坡顶。

不料,当他骑上摩托车,准备继续行程时,却连人带车一起滑倒,跌进路边1米多深的沟壕里。当费尽力气爬起来时,他又接到了孩子家长催促的电话,顾不上脚痛,扶起摩托车急匆匆地骑上走了。

回到家里,看着红肿的右脚,贺星龙以为只是破了一点皮,就简单包扎了一下。第二天,脚越来越肿,不能骑摩托车,他拄着拐杖,一瘸一拐到步街村给病人输液。他刚进门输上液,就接到上乐堂村张立俊打来的电话,老人的哮喘病又犯了,喘不上气来。放下电话,贺星龙就拄着拐杖出发了。

在攀爬一处陡坡时,受伤的脚不吃力,他只好四肢着地,手拽着枯草,一步一步向上挪。快到坡顶时,脚下一滑,他连人带包从200多米的坡顶滚到了沟底。幸亏路过的两个村民发现,才下去把他扶了起来。

贺星龙摸了摸脑袋,觉得没啥大碍,就又一瘸一拐地给张立俊输氧气去了。老人的病缓解了,可他的脚伤却更重了。到大宁县医院治疗,医生诊断为右脚内踝关节骨折,需卧床治疗。他只在家里躺了半个月,就又忙着给人看病去了。

伤筋动骨一百天,他何尝不知?可每天患者的电话,不容许他这么长时间休息。为了赶路,他的摩托车越骑越快,像一阵风,难怪当地人叫他“疯子”贺星龙。

“星龙是众人的儿子”

2014年除夕夜,贺星龙一家正在吃年夜饭,突然手机响了,本村的冯兰翠老人病了,头晕、呕吐,让他赶快过去。

“爸爸,过年了,还要去看病?不要去了!”8岁的儿子想让贺星龙留下来,陪他放鞭炮。

“老奶奶病得不轻。”知道老人患有高血压,不能耽搁,贺星龙立马放下碗筷,准备出发。儿子悄悄拿走他的听诊器,找不到听诊器,贺星龙心急火燎,情急之下,从没有打过儿子的他,狠狠地踢了儿子一脚。

贺星龙来到冯兰翠家,给老人诊断、输液。等老人病情平稳后,已经是晚上10点半。正准备回家,索堤村贺还贵又来电话:贺还贵的儿子被车撞了!

乡村的大年夜,家家户户都在看春节晚会,寂静的山路上只有摩托车发出的光陪伴着贺星龙。

诊断、输液、观察,贺星龙看到孩子病情好转,这才放下了心。当他回到家时,已是大年初一凌晨了。

徐家垛村85岁的贺德明老人,在当年解放西安时负伤且留下残疾。复员后,一直在老家生活。前些年,老伴和两个儿子先后离世,孤身一人。10年前,老人患上了严重的前列腺增生症,一旦发病,插上排尿管才能正常小便。由于病情不定期发作,发病后不管刮风下雨,白天黑夜,贺星龙都会及时赶过去给他处理。

距乐堂村十里路的上村,五保户残疾人冯对生孤身一人住在村里闲置的学校里。老人从小双腿残疾,脚踝骨处皮肤溃烂。贺星龙知道后,便天天到老人家里,照料老人吃喝,给老人换药。冯对生在大宁县医院做手术时,手术单上家属签字一栏里签着贺星龙的名字。

“星龙不是他妈妈一人的儿子,而是众人的儿子,是我们这一片上百名老人的儿子!”这是索堤村郭苏珍老人的真情流露。

“一个电话,随叫随到”

刚从卫生学校毕业、回村行医时,贺星龙并没能取得村民的认可。“一个电话,随叫随到。”他把自己的承诺印在名片上,发给农民。“24小时上门服务”成为他最得意的手机彩铃。让人气馁的是,几个月没有一个病人,人们怀疑这个毛头小子的水平和能力。

“你不找我,我就找你!”听说哪家有人生病了,贺星龙就主动上门服务,可遇到的都是冷脸。一招不行,贺星龙又生一招:让我看病,药不要钱。可越是这样,越没有人信他。无奈之下,他就先给家人看,给亲朋好友看。一年下来,光药钱就搭进去近3000元,可还是没人找他看病。

看在眼里、急在心里的父亲,劝他出去打工,名气大了,家境好了,再办诊所也不迟,可贺星龙像一头倔强的牛犊,一句话也听不进去。一位创业成功的同学劝他到省城太原加盟医药营销,一年也能挣四五万元,贺星龙也拒绝了。

认准的事,他就要坚持下来!

转机出现在2001年。乐堂村的张立三老人,因患有严重的气管炎,连续被医院下了三次病危通知,让回家准备后事。无奈之下,老人只得出院回家。贺星龙登门了,老人家属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同意他为老人诊治。为了查清老人的病情,他一连半个月没回家,在老人床前的那把椅子上度过15个日日夜夜。奇迹出现了,老人的病竟然被他治好了。

“我的命是星龙救回来的,星龙让我又多活了15年!”张立三老人至今逢人还说这件事。

张立三老人的病好了,村民也改变了对贺星龙的看法。慢慢地,找他看病的人多了起来,贺星龙的名气也大了起来。

“不是村民们离不开我,

是我离不开大家”

“有钱看病,没钱也看病。这娃从来没有张口要过钱。这不,现在还拖欠星龙100多元医药费。”索堤村70岁的庞润娥长期患有高血压,2015年初头晕得厉害,贺星龙给她输了5天液。家里就她一个人,经济拮据,她只能等到卖了核桃再给贺星龙结算医药费。

大宁县属于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这里沟壑纵横,土地瘠薄,十年九旱,当地农民以耕种谋生,家庭条件普遍不好,赊欠医药费的事可谓平常。2014年7月,贺星龙在云居村出诊,接到上村冯三贵妻子的求救电话:“娃他爸被人头蜂蜇了,昏迷不醒,快救救他!”

贺星龙赶到她家,只见病人全身发紫,大汗淋漓,还处在昏迷状态,大小便失禁,贺星龙立马给病人注射了抗过敏的药,顺便在路上拦了一辆三轮车,把病人送到医院,并自己出钱给患者办理了住院手续,直到患者病情稳定,他才离开医院。

在贺星龙家,记者发现了7本厚厚的账本,上面记载的全是近4年患者赊欠医药费的账目。“这只是最近4年的,以前的我已经全部烧了。”贺星龙告诉记者,“村民生了病,总不能因为没钱,就不给他看吧?”

行医15年,贺星龙从不收取出诊费,为13个五保户支付药费45689元,赊账、死账57235元,自己至今还背负着23500余元的债务。

他从不后悔这样的生活:每天早上5点多出门,晚上十一二点回家,有时泡包方便面就是他一天的饭。冬天,出门时带的馒头冻得像个铁疙瘩,而患者家属留他吃饭,他却转身离去。由于吃饭没规律,他患了严重的胃炎。

2009年,他的两个孩子到县城上学,由于没钱租房,妻子只好找了一间离学校较远、即将拆迁的危房,周围垃圾遍地,屋里走风漏气。

妻子费了好大劲在城里谈妥一间门面房,准备开个诊所,心想生米煮成熟饭,逼迫星龙到城里行医,圆了进城的梦想。可贺星龙拒绝了,夫妻俩唇枪舌剑后,对峙了两个月,最终还是妻子妥协了。

贺星龙放心不下十里八乡的村民,他说:“不是村民们离不开我,是我离不开大家。”在他心中:山村病人的所谓小事,就是自己顶天的大事。

龙岩西装订制

眉山工服定做

济南西装定制

相关阅读